發改委重提電信、聯通價格壟斷案 電信價改“組合拳”期望破局
  劉佳
  時隔三年,圍繞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之間的涉嫌寬帶接入領域反壟斷調查仍在進行。但曾經被外界視作壟斷的電信行業,已經正在逐步走向市場化。
  昨日,中國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局長許昆林透露,此前遭到國家發改委反壟斷調查的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日前已分別提交最新整改情況,國家發改委目前正在對兩公司是否完全履行承諾進行評估,並將根據評估結果,依法作出處理決定。
  此前,國務院已經取消了電信業務自費標準審查,再加上兩批虛擬運營商牌照的發放,電信價格改革的節奏正在加快。
  公佈最新整改情況
  2011年,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對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涉嫌價格壟斷案開始調查。調查歷時一年左右的時間,主要調查中國電信以過高價格變相拒絕與中國鐵通交易、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對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實行價格歧視的問題。
  在2011年底時,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曾分別向國家發展改革委提交中止調查申請,承諾進行整改,消除涉嫌壟斷行為的後果。
  昨日許昆林介紹說,在2013年12月23日和2014年1月7日,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分別提交最新整改情況:一是互聯互通質量有較大幅度提高。例如,調查時,兩公司之間互聯帶寬嚴重不足,互聯互通質量很差,但2012年以來,兩公司進行了較大幅度擴容,共擴容帶寬480G,由2011年的277G增加至757G,增長173%。互聯互通質量有較大提升。
  二是中國電信與中國鐵通進行擴容,並調低結算價格。同時,電信與鐵通進行了一次擴容,擴容帶寬10.5G;三是規範互聯網專線接入資費管理,其中,兩公司考慮不同的客戶和接入類型等因素,分別制定了互聯網專線接入資費標準和價格管理辦法,在公司網站上公佈,同時,制定了新老協議的銜接辦法,按照“就低不就高”的原則過渡。
  最後則與消費者上網速率和寬帶價格相關。據兩公司統計,目前中國電信用戶平均帶寬超過6M,中國聯通為5.1M。寬帶接入價格較2011年底有較大幅度下降。
  目前,中國聯通、中國電信是否完全履行承諾、相關整改措施是否消除了涉嫌壟斷行為後果,許昆林表示仍在評估。
  從壟斷到開放
  三年時間過去,從虛擬運營商牌照落地,到電信業務資費標準審批的取消,三大運營商盤踞市場的格局正被逐步打破,被外界視作壟斷的電信行業越來越走向開放。
  近日,國務院印發《關於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取消和下放64項行政審批事項和18個子項。其中,電信業務資費標準審批將取消。
  工信部對此的解讀是,取消電信業務資費審批,主要考慮通過市場競爭來進一步推動電信業務資費水平的下降,充分發揮市場“無形的手”對資費的調控作用,全面提高電信市場經濟運行效率。審批取消後,將不斷完善電信資費監測制度和體系,加強對市場資費情況的監測,同時進一步加強事中事後監管,規範企業價格行為,督促企業做好資費網上公示等相關工作,推動企業不斷提高電信資費透明度。
  而北京移動副總經理劉殿鋒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電信業務資費標準審批權下發的確會引發資費下調。其中北京移動的4G資費今年3月有望進一步下調。 
  與此同時,另一項取消基礎電信和跨地區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備案核准,也將有利於以民營企業為主的虛擬運營商利用資費價格手段開展業務。
  去年年底時,伴隨著首批虛擬運營商牌照的落地,民營資本“破冰”進入電信行業,三大運營商盤踞市場的格局或將被打破。
  “虛擬運營商的意義在於刺激運營商優化資費結構,同時在細分市場上帶來更多突破。”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從全球範圍來看,基礎網絡都具有壟斷性的特點,很難再出現新的競爭者;虛擬運營商進入後,相當於在運營和基礎服務這一端引入了競爭對手。
  其中阿裡巴巴系被視作最大受益者,由於其產業鏈準備充分,其所面向的淘寶賣家、物流公司又有一些個性化需求,因此可能與運營商實現共贏。此外,蘇寧、天音通信、京東等皆為三大運營商的銷售渠道合作商,由於網點、服務已具雛形,因此可以較方便地開展業務。
  而此前電信專家項立剛也對媒體表示,民資要另立山頭與現有的三巨頭競爭,存在財力、人才、市場等多方面的劣勢,民資顯然不具備如此實力,而“虛擬運營商”則是一種很好的發展模式,即民資採用利潤分成或承包的方式從運營商處獲得某一區域電信業務經營權。“例如,民資可以將清華大學這一區域內的移動業務承包下來,甚至可以自己發行SIM卡,採用靈活的話費制度和售後服務。”
  不過目前,虛擬運營商更多的仍是三大運營商的分銷渠道延伸,相當於是彌補其不擅長卻又是用戶需要的領域,而不是為了削弱三大運營商,更不是運營商“自掘墳墓”。但對於在通信業末端的虛擬運營商來說,未來也將在與傳統運營商不斷的博弈中前行。
創作者介紹

story

nbxs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